所在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省纪委要闻 >

基层“地盘小、人头熟”?广东县级交叉巡察排除人情干扰

来源:南方杂志 发布时间:2018-11-05 10:20

今年1月初,肇庆市端州区交叉巡察组工作人员在某区某局翻阅其下属某镇某站相关资料时,一份承包年限为70年的《土地承包合同》引起工作人员的注意。

  “一般而言,农村集体所有土地承包期限为30年。签约30年以上的都要经过村民大会集体表决同意。”凭着多年工作经历的敏感和直觉,巡察人员觉得“70年”的背后一定有异常。因为异地交叉巡察没有了人情藩篱和熟人干扰,隐藏多年的问题,在该组巡察人员深入调查后浮出水面:大家很快就发现该站存在违规设立小金库等大问题。

  今年以来,类似的交叉巡察已经在我省7个地级以上市开展了试点工作,针对基层熟人社会、人情困扰等实际情况,省市县巡视巡察机构上下联动,以市县交叉巡察为抓手,盘活用好市县巡察力量,克服县级巡察“地盘小、人头熟、监督难”突出问题。

  不久前,广东省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印发了《关于开展县级交叉巡察工作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把各地区交叉巡察工作列入党委重要议事日程,破解基层“巡不深、察不透”难题,极大地增强了巡察监督的灵活性、权威性和实效性。

  出台规范意见 增强交叉巡察权威性

  十九届中央纪委二次全会提出,探索开展县(市、区、旗)交叉巡察等方式方法,推动全面从严治党在基层见到实效。

  据悉,早在今年2月,经省委主要领导批准,我省在广州、梅州、惠州、汕尾、湛江、茂名、肇庆等7个地级以上市开展县级交叉巡察试点,取得了明显成效。在总结试点工作的基础上,省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按照“统筹协调、集约聚焦,化繁为简、简便易行,实在管用、求真务实”的原则,提炼可借鉴和复制的工作经验,在交叉巡察组组建方面提出整编交叉、混编交叉、组合交叉等模式,实行“人员回避、异地交叉”,盘活用好市县巡察力量,克服县级巡察“地盘小、人头熟、监督难”突出问题。

  在试点城市广州,为增强巡察震慑力度,助推全面从严治党向纵深发展、向基层延伸,全市11个区全面实行交叉巡察,初步形成了市区上下联动、一体监督的巡察工作格局。

  广州市花都区委书记黄伟林在听取巡察情况汇报时深有感慨地说:“开展交叉巡察,外来的巡察组视野更开阔,受人情干扰更少,被巡察单位干部群众没有思想顾虑,更敢于向巡察组反映问题,并且在市委巡察组的指导下,巡得深、察得透,效果很好。”

  今年9月下旬,广东省委巡视工作领导小组印发的《意见》,对全省开展县级交叉巡察工作作出部署指导。

  《意见》立足基层实际,创新工作方式,着力破解“熟人社会”监督难题,切实提高巡察工作质量,有效发挥巡察利剑作用。《意见》还规定,交叉巡察组要在2个月阶段性整改期间,配合当地县级巡察办了解和督促被巡察单位落实有关整改工作。

  不久前的一天,广州市白云区太和镇大源村的老党员刘宝郁、村民代表张卫东等人一大早就来到白云区委巡察办,送来了印着“巡察利剑 为民除害”的锦旗,并请该区委巡察办转交给广东省委第十巡视组和来自南沙区的广州市区委巡察第26组。

  该村的“村霸”金某大搞违建,打骂群众,寻衅滋事,长期欺压周边群众。

  白云区委在统筹安排纪检监察机关、公安部门等开展调查处置、认真整改的同时,向正在白云区开展巡视的广东省委第十巡视组进行报告,省委第十巡视组把龙口山庄违建案作为巡视巡察整改“回头看”的重点事项。

  “群众利益无小事,我们要下大力气整治群众身边不正之风和腐败问题,紧盯群众反映的突出问题,切实增强群众的获得感。”白云区纪委监委主要负责人介绍。

  破除熟人干扰 增强交叉巡察实效性

  “异地交叉中没有了人情藩篱和熟人干扰,我们工作组的心理负担轻了,思路也活了。经小组讨论后,大家放开手脚,制定有关工作计划,灵活运用多种方式展开调查核实。”端州区交叉巡察组组长李敏权介绍,工作组从细微处着手,聚焦“70年”的疑点,有针对性地抽查和调阅相关资料;扩大该局及其下属单位人员巡察谈话的范围,谈话率超过50%。

  该组在巡察中深入一线开展实地调查。果不其然,随后的调查事实证明了工作人员的怀疑:该山大约80多亩林地一片荒芜,存在承租人租用土地后闲置不用问题;发包11年来的相关收租、收据等证明材料缺失,发包涉及的22万多元收入并未按照规定入账,所有收入均由个人保管,并且大部分支出记录缺失、去向不明。顺着这条线索挖掘,很快就发现该站存在违规设立小金库等大问题。

  交叉巡察后,各巡察组发挥自身优势,深入一线调查,灵活办案,破解了一批难解的基层问题。

  2018年2月下旬至4月下旬,汕尾市统筹安排市城区、海丰、陆河、陆丰4个县(市、区)各派出2个成建制交叉巡察组进驻8个乡镇的27个省定贫困村进行巡察。

  其中,交叉到陆丰市开展巡察的巡察组于2018年3月18日巡察进驻第三天,就收到反映陆丰市赤卜头村原支部书记涉嫌滥用职权、陆丰市内湖镇西陂村党支部书记涉嫌向群众索贿危房改造资金等问题的2封举报信。

  收到信访举报后,交叉巡察组高度重视,利用“异地交叉”“陌生面孔”的优势,在午饭后和晚饭后村民闲暇时间,以普通老百姓的身份,深入田间地头与相关村民群众拉家常,摸清情况,获取关键证据信息和材料。收集齐全问题线索后,交叉巡察组及时报告并经陆丰市委巡察工作领导小组同意,迅速移交当地纪检监察机关。

  异地巡察最大的难题,就是对当地情况不了解,“两眼一抹黑”。为了尽快熟悉民情地情,各市县巡察组常常与各级纪委监委、公安局的同志密切配合,一内一外,互为犄角,最大限度地发挥各自职能优势,迅速打开局面。

  从细微入手 增强交叉巡察灵活性

  近日,广州市交叉巡察由于注重细节,一次简单的谈话引出了违纪线索。

  “我们找吴某某谈话时,他坐下来就脱鞋,言语间颐指气使、江湖习气蛮重的。”在汇报对某区民政局下属单位负责人个别谈话时,巡察组一名成员的一句话引起了广州市区委交叉巡察第4组组长谢少兰的注意。

  次日早上,巡察组不打招呼来到了该单位,发现办公大楼、服务大厅等墙面上空空如也,看不到任何加强党的建设方面的宣传。当时已过9时,多个窗口的工作人员尚未就位,有的还在吃早餐。而吴某某偌大的办公室(后经证实实际面积超标4倍多)里,配备着豪华大班椅、茶台,里面还有一间“资料室”,摆放着床铺。

  巡察组立即将这些情况和有关问题线索向区委巡察工作领导小组报告。经过该区纪委调查核实,吴某某受到了相应处理。

  “一句话、一个眼神,都可能为巡察工作带来重大突破。各巡察组就是这样不断从细节处发现问题的。”谢少兰说。

  “交叉巡察是把利剑,要让利剑真正发挥威力,就需要在精准上下功夫。巡察人员要善于抓住细节、顺藤摸瓜,绝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如此方能巡必有果,不辱使命。”广州市区委巡察第17组组长石国荣说。

  群众关心什么,巡察组就要巡什么。

  今年3月,湛江市委组织开展第二轮县级异地交叉巡察,根据巡察发现的问题,雷州市纪委会同该市公安局在休渔期前一天雷霆出击,打掉一个疯狂非法捕螺团伙,扣押非法捕捞船4艘,缴获海螺30吨,刑事拘留32人。随后不久,雷州市海洋与渔业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蔡启寿因不履行主体责任,工作失职渎职被免职,旋即被纪委监委立案调查审查。

  巡察组工作人员前往一线调查,越是深入、越接近事实,危险性就越高,承受的压力就越大。巡察期间,除了主动串门走访渔民,为了亲眼见证非法捕螺船在渔政中队眼皮底下靠岸卸下捕来的大量海螺,巡察组成员经常深夜到渔港码头蹲守长达几小时,强行忍受着烂鱼臭虾的恶臭,甚至随时面临各种突发危险。

  经过这次巡察,今年休渔期雷州海域的管理极为严格,之前群众举报的休渔期大量渔船“围剿”海域的现象已经见不到了,风气为之一新,巡察所传导的震慑力得到初步显现。

  对居住在雷州市企水渔港码头附近的渔民谢阳来说,今年的休渔期海上格外安静:往年休渔期不休渔,今年休渔期海面上没有见到一艘捕鱼船。